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有顺博客

 
 
 

日志

 
 

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启动  

2010-02-02 11:52:00|  分类: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0年1月29日

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启动

 

   今天,由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联合主办的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正式启动,十几位提名评委组成的委员会将开始第一轮的提名、投票。三轮投票结束后,最终的提名名单将于2月底在本报公布。整个评奖过程预计将于3月结束,与往届一样,颁奖时间定于清明与谷雨之间。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组委会副主任崔向红表示,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将继续突出大奖的南方立场与南方价值,保持并尊重评审委员会工作的独立性。

 

革新
增加提名评委允许跨组提名

 

   本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在奖项设置、奖金、评奖程序等方面基本保持不变,但在提名评委的组成上稍有调整,将新增一些重要媒体的读书版编辑进入提名评委的阵营。
   提名工作目前已经启动。提名委员会表示,今年的提名工作相比去年而言更为充分,为保证评委之间的有效沟通,提名评委已在网上开设论坛交流讨论。同时提名评委将继续按照小说、散文、诗歌三个组别进行工作,允许评委跨组提名。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评委会主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则表示,尽管在一些具体的措施上会有调整,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确立的“公正、独立、创造”的价值准则不会变化,“我们追求的是对文学信念的忠诚守护,以及对当年度的文学状况的有效辨识”。

 

前景
纳入文化强省建设整体布局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由南方都市报于2003年发起主办,每年颁发一次,始终坚持“公正、独立、创造”的评奖精神,在国内各类文学评奖中独树一帜,并在许多评奖举措上领风气之先。据崔向红介绍,“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目前已被列入广东文化精品工程,要将它作为广东的文化品牌来打造,纳入文化强省建设的整体布局,这为大奖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更大的平台。

 

设置
本届奖项和奖金项目不变

 

   据新任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组委会秘书长帅彦介绍,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在奖项设置和奖金上保持不变,仍然设立年度杰出作家、年度小说家、年度诗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学评论家、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六个奖项,其中年度杰出作家的奖金是10万元,其他各个奖项的奖金是2万元,年度奖金总额20万元。
   在前七届的评选中,史铁生、莫言、格非、贾平凹、韩少功、王安忆、阿来分获“年度杰出作家”的荣誉。

                                                                本报记者 钟刚

 

专访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评委会主任、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

不讨好作家,也不谄媚读者

 

   南方都市报:今年已经是第八届,该奖如何保持活力与新锐,而不显疲软之势?
   谢有顺:我们不冀望于在评奖的花样上不断翻新,而求的是对文学信念的忠诚守护,以及对当年度的文学状况的有效辨识。一个不断改革的文学奖,也可能是一个无所坚持的文学奖——这样的奖反而不值得信任。但我们也提醒自己,要对正在变化的文学现实,保持开放的态度。固化自己的文学趣味,或者漠视那些正在崛起的文学力量,是危险的。只是,当一个国家的文学创造力整体疲软的时候,文学奖不可能独自活跃——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是对当年度文学作品的遴选,它必然受制于当年度的文学业绩。
   南方都市报:你们是否碰到一些在创立之初没有想到的一些问题,后来是怎样解决的?
   谢有顺:真正的文学评奖不讨好作家,也不谄媚读者,而是表达一种独立的价值观。这个奖从一出生就是充满个性、勇往直前的。它曾经冒犯过禁忌,曾经让人大吃一惊,也曾经让一些人不快——有些人以为自己要得奖而未得,有些人无端猜测评奖背后的利益纠葛,这些情绪,每年都会有,文坛就这么一点大,每个评委都心知肚明,但我们不辩解、不遮掩,继续坦荡行事,而且至今无意于像别的奖项那样,和作家之间达成甜蜜的合作,从而制造一种虚假的其乐融融的气氛。我们耻于如此做,因为我们还有良知和理想。相反,我们坚持认为,一个会被评奖得罪的作家,可能不会是好作家;面对别人的选票,每个作家都应该有坦然处之的胸襟。就这样,我们一年年地在用我们的实践,探索和创造着一种独立、透明的评奖文化。
   南方都市报:有人认为,文学奖的精英性太重,读者没有投票参与权,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谢有顺:或许是有这个问题存在。但读者参与投票就能解决吗?我表示怀疑。迷信读者的趣味,比迷信专家的眼光,其实更危险,因为读者之间差异太大,谁也不愿“被代表”。读者的趣味已经体现在图书的印数上了,简单地让读者投票,那还不如直接去出版社查印数算了。评奖是一种具体的实践,不能流于空谈——是实践就得考虑它的可操作性。我想,我们最不该失去的,就是希望做得更好的抱负。
   南方都市报:作为评委之一,你在评选的公平性和个人的趣味之间,是怎样取得平衡的?
   谢有顺:坚持我自己的艺术良知和真实判断,这就是最大的公平。公平不是迁就,不是被廉价地说服,而是勇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评委间可以坦率直言,甚至针锋相对,但最终都得尊重票决。事实上,每年获奖的作家中,我投赞成票的往往不到一半,但我尊重结果。因此,健康的评奖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各抒己见、尊重规则而已。这是基本的评奖伦理。在过往的评奖实践中,我们或许遗漏了一些优秀作品,但确实没有让不该得奖的作品得奖——我做过包括茅盾文学奖在内的众多文学奖项的评委,说句实话,评奖要做到这一点,其实也并不容易。

 

专访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组委会副主任崔向红
这个奖代表着一种南方的声音

 

   南方都市报:南方都市报最近提出全媒体战略,在这样的背景下,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会不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崔向红:南方都市报在全媒体战略的背景下,提出了一个新的口号——“南都,无处不在”。全媒体战略及“无处不在”的概念并不仅仅指媒体形态、传播内容、传播渠道等的无处不在,还包括了社会影响、社会责任、价值观念等的传播。具体到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从它的诞生到连续举办,今年是第八届,还有将颁奖礼扩展为传媒文学周,我们都是出于这样一种理念:通过这个评奖来倡导一种健康向上的文学价值观,这种追求是一以贯之的,也是南都无处不在的一种体现,我们这个奖与报社的新战略是一致的。至于调整,适应新的媒体环境,我们在一些操作上会更加多元,比如通过网络增强读者的互动性与参与性,对评选结果进行多渠道传播等等。
   南方都市报:今年的评奖有无新的变化?评选的程序会是怎样的?
   崔向红:这个奖从创立开始,它所确定的评奖宗旨、评奖程序、奖项等都保持不变,甚至是颁奖时间都一直保持固定,一直有一种稳定的价值观,今年在这些方面同样没有变化。在评选程序上,仍然是先由提名评委经三轮投票得出每个奖项5人的提名名单,然后由终审评委经两轮投票决出最终获奖者。目前,提名工作已经开始。今年的提名评委在构成上,有一个小的变化,我们在保持原有提名评委阵容稳定的前提下,增加了多名资深的读书版编辑加入提名评委阵容。增加提名评委的目的在于使我们这个奖的视野更开阔,会增强文学现场的力量,使我们的专业性与开阔性更好地达到一种平衡。
   南方都市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注重突出南方立场与南方价值,最近《阅读周刊》也改名为《南方阅读》,“南方”有怎样的意味?
   崔向红:对于我们来说,“南方”既是地理方位意义上的,又是文化精神上的。首先这个“南方”是南方都市报(南方报业)的南方,其次广东地处中国的南方,这是地理位置上的意义,而更重要的是“南方”在文化精神上的意义,即作为开风气之先、弄时代之潮的“南方”,它的“坚守”、“担当”、“进取”和“创新”。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自创办以来就注重突出南方立场与南方价值,这个“南方”是文化精神意义上的“南方”,代表着一种南方的声音,代表着一种文学价值观,代表着“反抗遮蔽、崇尚创造”的文学诉求,尽管只是在中国的南方举办,但她的影响是整个华语圈。
   南方都市报:去年,广东省提出了建设文化强省,提升文化软实力的战略,对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有何影响?
   崔向红: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目前已被列入广东文化精品工程,要将她作为广东的文化品牌来打造,纳入文化强省建设的整体布局。对于大奖而言,这是一种认可,也是一个新的开端。当然,我们将继续坚守大奖的核心价值,作为一个由大众传媒发起的评奖,媒体的立场和专业的眼光是我们的鲜明特色及独特价值,保持评审的独立性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原则,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专访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组委会副主任陈朝华
我们一直在努力维护大奖的纯粹性和严肃性

 

   南方都市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已经举办到了第八届。你认为一份报纸在文学现场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陈朝华:8年前,在创设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之初,我就说了,对文学的推广不应只是文学期刊的专美,大众媒体更要有激活优秀文化资源的敏感。而在表面寂寞、越来越被社会边缘化的文学内部,到现在实际上还是派系林立、积弊横行;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和文学新人,依然容易被传统的价值观和腐朽的旧秩序所遮蔽,或因渠道不畅而难遇知音。在这样的背景下,大众媒体对文学现场的介入,实际上扮演着一个颠覆者、发现者、推动者的角色,以独立的审美取向和强力的聚焦传播,向真正的文学作品和作者表达敬意和诚意,使文学现场得到更真实的还原与更多元的呈现。
   南方都市报:该奖自2003年创立起,一直由南都报系独自主办,保持着单一的主办方结构,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陈朝华:这个奖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传承着南都人“拒绝平庸、追求卓越”的基因,为了保证大奖的纯洁性、延续性,为了佐证南都人的建设性和文化担当,为了体现南都报系的实力和人文关怀,我们认为,作为独立单一的主办方,能够更彻底遵守并捍卫大奖的规程和宗旨,更容易实现我们打造中国文学诺贝尔奖的梦想。当然,这也是南方报业集团一种高瞻远瞩的气度。
   南方都市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也接受企业的资助,你们如何处理赞助商的甲方意志与文学奖的独立诉求之间的冲突?
   陈朝华:我必须重申,为了维护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纯粹性和严肃性,大奖本身从不接受任何外来的资助和冠名,所有的奖金和评奖费用都是南都自己承担的,所以不存在所谓的冲突问题。但我们从不排斥那些真正欣赏、热爱文学并愿意为文学做点事的企业,所以我们开放了颁奖礼和文学周等环节,欢迎有文化情怀的资本前来合作,让作家、作品更多元地与读者和社会互动,共同营造书香气氛,促进文化建设。事实上,已经和我们合作的企业,也都对文学怀有敬畏之心,没存非分之想,而对文学的虔诚也更加擦亮了他们的品牌形象。
   南方都市报:在华语传媒大奖系列中,形成文学、电影、音乐、建筑的阵列,南方都市报在今后是否还会在其他领域有所涉入和拓展?
   陈朝华:评奖实际上是一种致敬,是一种价值观和审美趣味的立体推广,作为一家有巨大影响力的传媒,我们当然希望在更广泛的领域传递自己的声音、彰显自己的立场,承担自己的责任,“华语传媒大奖”是我们聚焦大文化生态链的一个支点,一切对文化发展、社会进步有所贡献的智慧集成,我们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去为他们鼓与呼。我个人,对当下热火朝天的动漫网游、工业设计等创意领域,非常关注

本版撰稿:本报记者 钟刚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