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有顺博客

 
 
 

日志

 
 

备忘:在首届海峡宝树论坛上的发言  

2011-03-15 23:23:00|  分类: 人文讲演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0月在首届海峡宝树论坛上的发言

 

各位宗亲:

    上午好!

    很高兴能见到这么多嘉宾、宗亲、长辈,我是福建长汀人,虽在广州工作,但和各位同根同源,今日一见,尤为亲切。我老家在一个偏远的村庄,全村大约一千四百多人,全部是谢氏后人,没有杂姓。今年年初,我回家看到了我们村刚编好出版的族谱,很厚,它把我们整个村人的源流梳理得很清楚——我的祖上,是四五百年前从连城县的文亨乡迁到长汀县濯田镇美溪村的。村里的总祠还在,祠堂背后有两棵大樟树,其中一棵,粗得都要八九个人才能围抱,据说我先祖迁居此地之前,它就在那了,可能有近千年树龄了吧。我走过中国很多地方,从未见过一棵大樟树有我老家的大,有我老家的壮观,所以,各位宗亲,有空欢迎前往参观。每年的春节和农历“六月六”,我基本上都回老家去,我可以在那里款待你们。

    村里的这本族谱,我看了后,有很多的感慨,为什么呢?尽管我们村一直是一姓独居,但一姓人延续了数百年之后,宗族与宗族、房派与房派之间,还是积下了一些恩怨,乡亲之间有些甚至形如陌路人。有了这本族谱之后,但凡有什么事,只要一翻开查阅,一看那张吊谱,就能明白,只要往前推一些代,我们都是一个祖宗生下来的,这样一想,很多棘手的事情就变得可以商量、有人退让了。这也是刚才各位宗亲所讲的,中华民族喜欢寻根,喜欢探询血缘之所系,而根系、血缘的凝聚力是很强的,也是很有力量的。宗亲之间在一个村里相处久了,难免会有意见、冲突,但一想到我们一两百年、或两三百年前是一母所生、一屋所出,今天的分歧、意见就不重要了,就容易释然了,这就是血缘,这就是所谓的根对我们的意义和价值。所以,我一直看重我们谢氏能够有这样一种对家族和血缘的认同感,若能通过论坛和姓氏联谊会的形式,使之表达出来、传扬出去,是一件大好事。

    讲血缘和宗族认同,这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存在,而是实实在在地流淌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血液里面,“草木祖根,山祖昆仑,江河祖海”,所以我们身上有些东西是有同一个出处、同一处来源的。今日的我们,尽管互相已觉陌生,但最多千儿八百年前,或者一两千年前,大家都是一个祖先生下的,我们是并不熟悉的兄弟姐妹,在我们身上,还存着共同的谢氏烙印、谢氏密码。因此,见到你们,我觉得很温暖、很感慨。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感受。

    第二个感受是和我的工作有关的。我的专业是做中国文学和文化研究,我所在的中山大学,校园里有一个“康乐园”,学校外面有一个“康乐村”,相传这里曾是我们先祖、中国山水诗的创始人谢灵运(后世习惯称他为谢康乐)被贬岭南时的住地,故至今留有此称。那是南朝宋元嘉年间,宋文帝把康乐公谢灵运流放广州,“诏于广州行弃市刑”,当时康乐公不到五十岁。我现在读这位大名士在广州时写的诀别诗和临终诗,依然百感交集,“……辞诀未及终,严驾一何早。负笮引文舟,饥渴常不饱。谁令尔贫贱,咨嗟何所道?”“……恨我君子志,不获岩上泯。送心正觉前,斯痛久已忍。唯愿乘来生,怨亲同心朕。”读之有一种痛感。我调到中山大学工作后,每经康乐园,都有一种亲切感,它常常令我追念先贤,并不由的缅怀我谢氏的光荣与梦想。

    我们谢氏最辉煌的阶段,是在六朝十代,前后三百年,谢奕、谢据、谢安、谢万、谢灵运、谢眺诸公,文采风流都与当时的王氏大族冠冕相承,流芳江左,所谓“旧时王谢堂前燕”,说的就是王和谢均为当时显赫的大族。谢氏先祖的这些业绩,一方面是由谢玄、谢安、谢石为代表的,另一方面是由谢灵运、谢眺为代表的。前者代表的是为官、治国、安邦的政治成就,后者代表的是寄情山水、赋诗作文的文学成就。今天国人对我们谢氏的性情、风貌的印象,很多其实都是来自我们谢氏先祖创立的山水诗的。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李白,一生所钦佩的人就是谢眺、谢灵运。他的名句“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小谢”指的就是谢眺。“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就是谢眺的名句之一。李白经常在诗中提到谢眺,“我吟谢眺诗上语,朔风飒飒吹飞雨”,“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三山怀谢眺,水澹望长安”,他对谢眺是很倾慕的,所以,清人王士稹在《论诗绝句》中说,李白“一生低首谢宣城”。大诗人杜甫也在诗中说,“谢眺每诗篇堪诵”。后人对谢眺的评价就更高了。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推一点,在《诗经》这一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中,最少有两首诗,是歌颂我们谢氏始祖申伯公到谢邑为官的。这些可谓是我们谢氏文脉之基石,也是最值得珍重的一种传统。不认识这一传统,我们就不会有一种氏族的自豪感,也不会有重续谢氏辉煌的使命感,这样的姓氏论坛,就可能变成一种无意义的交际,一种没有目的的精神空谈。

    也就是说,有这么多宗亲聚集在这里,一方面是寻根问祖,另一方面也要朝向未来,把我们谢氏风貌中最精粹、最核心的性情、风范传承下去,从而使我们的相聚、研讨,有一种历史感,也有一种深度。我们谢氏在过往的记忆里,是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深刻的精神烙印的,到我们这个时代,这些精神更是不能失传,不能涣散,否则我们就是愧对祖先。

    那我们谢氏最重要的风貌,最值得后人纪念、发扬的精神,究竟是什么呢?今天这短短的时间,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地谈,我只简单地讲两句我刚才想起来的话,以申此意。

    第一句话是谢譓说的。他做过梁左光禄大夫,史料对他的记载很少,连他的生卒年都不详,但他这一句名言,却流传至今。他说,“入我室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唯当明月”。这个句子我很喜欢,还曾专门请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奋武老师为我手书此句。它是什么意思呢?清风和明月,看起来很虚无,也无关经国之大业,它不像政治或者金钱那样实在,每个人都可以免费拥有,可谢譓先祖所在意的居然是它,这说明他内心有一个寄托,有一种冲和、恬静的心境,他向往自由、自然,以清风明月作比,说出的是他那种旷达、超越的精神风貌。这提示我们,即便今日的宗亲在仕途、生意上有很大的成就,也不可忘记我们谢氏还有一种从读书、为文和沉思中得来的传统,它是我们的文脉,我们的精神基因,也是谢氏在世人中得以建立起心灵标高所不可或缺的境界。假若我们一味地只重视为官与生意的成功,忘记了读书之根本,也没有教导子孙如何建构起有魅力、有光彩的人格世界,就无法把一种谢氏的风骨流传下去,那么,即便谢氏人数繁衍再多、宗亲聚会再频繁,也难以获得世人发自内心的敬重。

    第二句话是辛弃疾说的。他是南宋著名的词人,词风是豪放派,是文学家,也是军事家。他在一句诗里,专门说到我们谢氏,用了八个字:“谢氏子弟,衣冠磊落。”这代表谢氏以外的人对我们的一种观感——这一观感里,“衣冠磊落”显然不是指外表,而是指那种精神上的气派。也就是说,我们谢氏子弟站起来、走出去,都应该有一种气度、风格,是清爽而磊落的。一旦这个气象没了,也就意味着谢氏的后人开始走向没落了。所以,谢氏宗亲之间的团结、友爱很重要,谢氏给旁人的观感如何也很重要,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谢氏后人都有一种自觉,为自己在社会上的言行担负起一种责任,因为每个谢氏后人的言行都关乎到别人对我们这一氏族的毁和誉,要知道,我们既是个体,也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其实,不仅辛弃疾对谢家子弟有很高的评价,我还查过谢氏以前流传下来的一些族谱,很多都载有苏东坡、黄庭坚、朱熹等人为这些谢氏族谱写的序,在这些序言里面,他们也对我们谢氏赞誉有加。这些赞誉,当然是基于我们历世历代的谢氏的先祖所传承下来的家风、家传十分耀眼,否则我们的先人又怎能搬动他们的金笔?所有这些,无论是谢氏先祖自身的芝兰玉树之风神,还是旁人、典籍中对我们谢氏的描述,共同昭示的都是我们谢氏的精神源流、血脉、风貌,这样一个灿烂的传统,需要我们来竭力地传承和延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告诉后人,我们的先祖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我们谢氏留给世人的又是一些什么样的家风和精神遗产。

    物质是速朽的,惟有精神可以长存。正是谢氏的家族记忆还没有丧失、血脉繁衍还有据可查,我们今天才得以聚集在这里,忆祖德,述家训,感念过去,也怀想未来。就着脸庞而言,我们中的大多数都互相不认识了,在日常生活和社会工作中,更是毫无瓜葛了,但我们为何还能聚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头顶上还共有一个字——谢,我们还共同传承着一种精神、家风,是这些,把我们紧紧地凝聚在了一起。只要我们还活在这种共有的精神、血脉和源流里,我相信,谢氏的光辉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这是我今天与会的一点感想,与各位宗亲共勉。谢谢大家!

    (工作人员根据现场录音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