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有顺博客

 
 
 

日志

 
 

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实录  

2012-04-14 23:55:00|  分类: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2-04-14

一切以自己的艺术良心为准则

——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实录

 

    3月3日,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在广州金桥酒店举行。作家马原、阿来,《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诗人、学者徐敬亚,文学评论家阎晶明、谢有顺和帅彦等七位终审评委,参加了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终评会议。此次终评会前后历时三天,公开讨论时间超过三个小时,评委们对年度杰出作家、年度小说家、年度诗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学评论家、年度最具潜力新人等六个奖项进行了充分的讨论。谢有顺教授担任评委会的召集人。

    终审评委会一开始,谢有顺就强调,我们实行的是记名投票、公开讨论,每个人都可以坚持自己的意见,但也欢迎互相说服,一切以自己的艺术良心为准则,“即便有报社领导坐在这里,我们也可以不看他的脸色”。然后,谢有顺申明评奖规则:投票分两段,先投大奖,接着投五个单项奖;每段又分两轮,第一轮从五个提名作家中投出前两名,第二轮从两人中再决出一名获奖者,不空缺。按修改后的评奖章程,如有评委觉得提名名单中有重大遗漏的,可由五个评委以上的人来提出动议,把遗漏的作家作品增补到提名名单中来。

 

    “年度杰出作家”提名增补方方

 

    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有五位作家入围年度杰出作家提名名单,他们分别是:贾平凹、王安忆、格非、严歌苓、杨炼。由于本届评选取消了“年度杰出作家奖不能重复获奖”的规定,因此,往年的得主也可以再次角逐此奖。

    马原率先发言,他对于这五位作家的作品,给了很高的评价。“2011年在中国文学上是收获颇丰的一年”,但是稍有遗憾,就是方方没有因为《武昌城》而进入年度大奖候选名单。严歌苓和杨炼的成就在当年度其实并不突出,而《武昌城》和贾平凹、格非、王安忆的小说比起来,毫不逊色。他详细阐释了对方方小说的阅读感受:“《武昌城》是和《九三年》有相当可比性的、分量也十分接近的杰作,甚至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二十年文学里面少数可以留传后世的杰作之一。当然,文学没有可以量化的元素,我仅仅以小说家个人的趣味和立场,提议把方方增补进年度杰出作家。”

    阿来不光对《武昌城》这部小说本身进行了肯定,而且从文学、影视如何讲述战争的角度进行评价。“我们有大量的电影电视改编自文学作品,它们都假定自己所写的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于是就可以对自己笔下的生命的摧残视而不见,进而发展到脱离史实。如果抗日战争真像影视作品里那么勇敢地打,第一,我们不用打八年,第二,也不用外国人帮忙。”阿来认为方方有对人命运的独特观察,“我读的时候还怕她写得太缠绵,结果没有。”

    “辛亥革命在2011年出现的作品太多了。很多作品都主要表达一些大人物大事件,带有大历史的写法,而方方的作品虽然以辛亥为背景,但从表现出来的主题和她处理故事的方式上看,小说性保持得特别好,是一个文学性很强的作品。也有关注到人的命运,这表现出我们的文学家、小说家在面对同样一个历史大题材,同那些辛亥革命纪念热潮中的创作是不同的。”阎晶明说。谢有顺认为方方面对历史,没有怒气,也没有过度判断的人和事,而是试图去理解、去宽恕,这是非常难得的宽大情怀。徐敬亚、程永新也表示同意提名增补方方。鉴于有五位以上评委提出增补方方为年度杰出作家,谢有顺宣布,按照评审规则,方方进入年度杰出作家提名行列。

 

    第一轮杰出作家评选,贾平凹、方方入选

 

    稍后的终评工作分两个阶段进行。首先进行的是“年度杰出作家”的评选,在第一轮投票之前,每个评委需要明确表示自己倾向于将票投给哪位作家,并说明理由。

    帅彦推荐贾平凹的《古炉》,“我认为这部小说是之前《秦腔》的一个前传,《秦腔》是写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大潮对乡村的冲击,而《古炉》是写政治斗争对传统的乡村伦理的破坏。贾平凹是乡村忠实的书写者。”

    徐敬亚推荐方方的《武昌城》。在徐敬亚看来,方方的《武昌城》里面有一种英雄气魄,这个英雄气和沉闷、凌乱、错综复杂、歪歪斜斜、黏黏糊糊的时代相比,是带有穿透力的。“方方的笔法淋漓、惨烈,她把攻城和守城对比着写不仅仅是一个手法的问题,还带有世界观的因素。”徐敬亚说,他想到自己的家乡长春,解放战争期间,长春市被围困了半年之久,“里面那个惨烈,比武昌城还要惨烈得多,但是没人写,长春人叫出卡子,一说到出卡子,甚至长春人脊梁骨还冒凉汗。但没有人写出和此境况相称的作品。”

    徐敬亚也对其他作品进行了评价,“杨炼作品中体现出来的诗意和美学追求,是和大陆诗歌的现状、人们对诗歌的理解有很大差异的,我觉得他的写作,还不能代表华语世界里诗歌追寻的方向。”谢有顺也表示了类似的担忧,“我们可以把诗歌写得深刻和复杂,但是不能因这个深刻和复杂,就把诗歌本身的感觉窒息了。诗歌如果成了一种学术的考古,甚至成了一种智力的猜谜,哪怕字词看起来多么精心打磨,其实都不过是一种过度经营。”谢有顺认为,一个重要的作家,要敢于去碰大题材,要在和历史的对话中,找到新的认识世界的方式。贾平凹正面写“文革”,方方作为女性作家,如此精准地写战争题材,这都是很了不起的。

    随后,评委们对年度杰出作家进行投票,贾平凹、方方进入下一轮。

 

    年度小说家是表彰也是致敬

 

    因为方方已经进入年度杰出作家评选,因此不再参与年度小说家的评选,小说家的获奖者最终只能在另四个人中间选择。

    “我个人是一个小说的方法论者,我一直觉得方法论对小说挺重要的,所以这一次我偏向于骆以军的《西夏旅馆》和刀尔登的《今日谈》。”马原认为,刀尔登有恢复古典主义小说传统的倾向,小说完全用对话体的手法来构筑叙事框架。虽然这种写法不经济,效率低,但也不乏新意。阿来也很喜欢刀尔登的写作,同时力挺杨显惠的《甘南纪事》。阿来本身是藏族,对西藏有着自己独到的观察。他认为,今天知识分子大部分的眼光是外向的,而对中国很多社会问题、少数民族地区的问题,关注不够,“比如说写西藏,大部分都是小资似的写法,所以我曾经写过一个短文章说,小资把西藏看成我们今天所有生活的反面。但是杨显惠在很平实地、很认真地下功夫,来看西藏的问题,他给我们的知识分子一个警示,就是如何用更切实的眼光来看中国少数民族地区问题。”程永新也表示,自己会在杨显惠和刀尔登之间选择。骆以军的《西夏旅馆》已经得过很多奖项,“可能是文化的差异吧,我读《西夏旅馆》的时候还是有些隔膜。”

    谢有顺的发言无疑给了其他评委以启发。他说:“这次杨显惠倒是有意把作品写得更文学化一些,我们不能老是说《定西孤儿院纪事》,也不能要求一个作家永远都写出《夹边沟记事》这样好的作品,对作家的写作,我们不能过度理想化,所谓一部写得比另一部好的理想,基本没有在作家的身上实现过。而《甘南纪事》并不失水准,而且有新东西,更柔软,也更温暖,当然也有冲击力很强的东西,这表明杨显惠的写作状态依然是值得期许的。他身上那种民间精神,那种对边地生活的沉痛书写,没有人可以代替。假如没有更合适的作家,我觉得这个奖给杨显惠,既是一种表彰,也是一种致敬。”

 

    年度散文家、年度诗人最难抉择

 

    年度诗人方面,徐敬亚首先推荐吕德安和黄灿然。“自从朦胧诗那种英雄主义解体之后,这种日常经验、日常生活、日常叙事的陈述,成为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主流。黄灿然是这里边的优秀人物。这次看了他的诗,我很感动,他能把诗从语言层面上解放到极致,他的语言已经极度松弛,就是语言的弹簧他已经放到最长的长度,同时又在语言弹簧的空隙之间加入了很有趣味、很有意味的诗意。”徐敬亚说,吕德安也保持了他的水准。同样,阎晶明也推荐黄灿然和吕德安。帅彦推荐郑小琼,“尤其是《女工记》,用诗的语言写女工的人生遭遇和她们的生存状况,尤其是我在她的诗歌当中感觉到了一种情怀、悲悯心。”阿来推荐路也和黄灿然。谢有顺则认为五位诗人“代表了当下诗歌的整体水平”,经过权衡后选择“相对成熟完美”的黄灿然和“有创新精神,并能对传统资源再利用”的陈先发。

    年度散文家方面,徐敬亚觉得“最打动我的是赵越胜的《燃灯者》”,公木先生是徐敬亚的老师,因此两代学人之间的关系在他身上也有相似的体现,但是徐敬亚也认为,赵越胜并没有写出上一代学人局限的地方,这是一个遗憾。因此,他首先推举夏榆,其次是“代表年青一代”的十年砍柴。阎晶明也认为赵越胜奏出了回忆八十年代的最强音,“把师生忘年交的情义写到了极致”。但是“文学需要现实感”,阎晶明和帅彦也推荐夏榆。

    马原则完全被《燃灯者》“征服了”,“那种像《旧约》的笔法,简约、到位,我们中国写史常用的描述就是春秋笔法,我觉得这部作品大有春秋笔法,非常钦佩。”阿来、谢有顺都表示,自己会选择赵越胜和夏榆。“他不仅写了两代学人之间学术思想和学术品德的薪火相传,而且我觉得这个书有非常强的现实意义,现在大家都在讨论的学术腐败,就是因为缺乏精神信念的缘故。另外,由此书也可思考,像研究社会科学的知识分子,在今天这种政治生活当中,还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以及还有多少可能性。”阿来说。

 

    批评家和新人都令人耳目一新

 

    年度批评家方面,徐敬亚认为,李静排第一,程德培略显沉闷一点,而林贤治的《新诗五十年》是在一个巨大的空隙当中穿行,“我没有读到一个严密的、微妙的、鲜活的、让我激动的能说服我的智慧的世界,我觉得略有失望”。阎晶明认为,李静的写作都是她根据自己的审美标准来做出的一些评判,而且这些评判都是不走样的,这个在今天的文学批评界里非常难得。谢有顺则肯定了程德培介入文学现场的敏感和亲切,他对一些最新作品的解读,是很有意义的,也是第一直觉的,感觉非常好。谢有顺也表示,李静的评论没有废品,每一篇都是对一个人精神世界的有力深入,文章也写得好,更重要的是深刻而清晰,是他所钦佩的少数批评家之一。

    帅彦则推荐了林贤治和李静,“林贤治很明显是一个新诗主义的文学观,批评很大胆,没有顾忌。《捕风记》写得非常大气,文字也并没有一些批评家一贯的艰深晦涩的毛病。”而程永新则认为,林贤治对中国新诗五十年的梳理并不准确,对一些诗人的读解,似乎也不合身,而李静的“学院气有些重”,相比之下,程永新更喜欢的是程德培,他觉得程德培身上的气质,合乎自己对一个优秀批评家的想象,尤其是他对当下文学界的迅速反应,是很多批评家做不到的。马原和阿来也表示,会选择李静和程德培。

    最后,在关于年度最具潜力新人的讨论中,阿乙成了最获肯定的作家。谢有顺表示选择阿乙和曹寇;徐敬亚认为,阿乙能从流行文化中走出来,“把态度摆到比感情更重要的位置上”,因此他推荐阿乙和比较朴实的甫跃辉。帅彦说:“阿乙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他并不满足于简简单单讲一个故事,他是一个对写作技艺执着追求的人。”程永新认为,阿乙的“宅男式写作”,很有前景,而且他的阅读量非常大,曹寇非常有灵性,在处理情感上,阿乙是非常理性化的,基本上是去除情感的写作,曹寇则会把情感写得非常扭曲,但是他非常有灵性。所以程永新表示,会在这两个人中间挑选。

    阿来本来对飞氘有期待,但是“飞氘写青春文学不及他写幻想性的那种东西写得好”。因此阿来也选择了阿乙和曹寇。马原知道阿乙是来自北岛的推荐,“他的叙事想法,关于叙事的把握,非常厉害,这个确实让我很钦佩;曹寇就是太有个人色彩,但是同时我觉得曹寇的格局有点小。”但也有评委提出,前九届的新人奖都是小说家,“如果有一部随笔获奖的话,也不错,趣味上平衡一下,当然,这个平衡是在一个同等水准上平衡,因此,阿乙对我来讲是个合适的选择。”但多数评委也认为,这次入选的五个新人,都是极具潜力的,风格各异,但才华卓著,他们能进入到这个奖的提名名单中,充分显示出了这个奖宽阔的视野,以及它对新人的推荐。这个推荐,是把一批有创造力的作家提示出来了,气息上不腐朽,而且充满探索精神。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就是要张扬这种精神。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赵大伟

第十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实录 - 谢有顺 - 谢有顺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