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有顺博客

 
 
 

日志

 
 

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实录   

2013-05-09 10:08:00|  分类: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3年4月28日

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实录

 

    3月10日,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终评会议在广州金桥酒店举行。麦家、阿来、程永新、徐敬亚、阎晶明、谢有顺和帅彦共七位终审评委,参加了本次终评会议。谢有顺担任终审评委会的召集人。

    评委们对年度杰出作家、年度小说家、年度诗人、年度散文家、年度文学评论家、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六个奖项进行了充分的讨论。终审评委会一开始,谢有顺就强调,这个奖走到第11年了,大家应该思考一下这个奖往下走会碰到的一些问题,但基本原则要立足在文学上——不能因为外面的文学样式、文学潮流、文学议论的变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就要贴近、靠近它,试图投合于某种潮流,我们没必要把自己突然弄得蓬头垢面的,扮演成一个奇装怪服的形象重新出现在文坛上,这个奖更需要强调文学本有的价值和意义,在崇尚变化的时代,有的时候,不变也是一种值得尊重的价值观。然后,谢有顺申明评奖规则:投票分两阶段进行,先投“年度杰出作家”大奖,接着投五个单项奖;每段又分两轮,第一轮从五个提名作家中投出前两名,第二轮从两人中再决出一名获奖者,不空缺。期间,每个评委需要明确表示自己倾向于将票投给哪位作家,并说明理由。

 

第一轮杰出作家评选,翟永明、刘震云入选

 

    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有五位作家入围年度杰出作家提名名单,他们分别是:刘震云(《我不是潘金莲》)、阎连科(《一个人的三条河》、《北京,最后的纪念》)、李佩甫(《生命册》)、北岛(《歧路行》)和翟永明(《翟永明的诗》),年度杰出作家奖得主将获得由南方都市报颁发的15万元奖金。

    《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率先发言。他称,杰出作家所提名的5位作家都很好,前几届的提名中往往是小说家占优势,今年杰出作家的提名名单中出现了两位诗人:北岛和翟永明,尤其是北岛进入提名让他意外。“国内各种名目的奖项,对诗歌的褒奖是不够的。”

    第一次担任该奖评委的麦家对五位作家作出具体评价。他说,阎连科以小说家的身份展现自己的价值,无须通过散文来表彰他,“况且就散文本身,提名的两篇散文没有他以往的作品《我的父辈》写得好。”至于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麦家称“一口气看完”,感觉写得非常好,很赞赏里面的变化。但他话锋一转,说,稍有遗憾的是在故事情节推进的过程当中,包括对人性的一些试探上,稍稍有失端庄,少了一点庄重,多了一丝油滑。“我觉得通过这个作品给他奖,他自己也不会太高兴,他还会写出更好的作品。”麦家建议把奖评给诗人,“翟永明的诗写得很资深了,她的诗歌跟性格一样很温和、平稳。”

    帅彦在程永新与麦家评价的基础上,补充了对李佩甫《生命册》的看法。“这个小说写得太像故事了,过于戏剧化;结构上有一些破碎的地方,融合得不是很圆满。”从这角度来说,他倾向从两个诗人当中选择。

    对于今年年度作家的提名作品,评委阎晶明表示喜欢北岛的长诗《歧路行》,更称赞这是北岛成为散文家之后,“写得最好的一首诗”。“这首诗,能看出是八十年代的北岛,在那个空白的时代的写法。”然而他也认为,倘若把年度杰出作家颁给北岛,有点靠名声得奖的感觉——因为这首诗不长,也没发表在国内正规出版物上。

    评委徐敬亚表示,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完成了十年过程之后,应该大胆地表明立场,体现出自己的锐气。因此,他坚决把奖投给北岛。“提名评委在提名辞上说,‘任何时候把这个杰出作家奖给北岛都合适’,我很赞同。北岛是中国的第一根火柴,点亮了朦胧诗,点亮了中国的天空。”他还说,坐火车来参加评审会的时候,一路上都带着北岛获奖的那种欣喜,“年度杰出作家不给北岛我会非常遗憾。”但他也表示很喜欢翟永明的诗。

    谢有顺对北岛也称赞有加,“如果没有这样的诗人在当年喊出这种声音,那个年代可能会黯淡很多。北岛是值得一个国家来感念的诗人。”但他也提到:“这个作品传播有限,并不是发表在公开出版物上的,如果我们把这个奖颁给他,读者们又读不到这首诗,不知道北岛写的是什么,技术上是一个缺憾。”他认为年度杰出作家颁给翟永明更合适,“《翟永明的诗》涵括了她三十年写作史的成就,编选得很精粹,把她这个人和她的诗歌成就表达得浑然一体。错过了这本诗集,估计很长时间都不会再读到她如此完整、如此高水准的诗集了。”

    阿来把自己的选票投给刘震云,他表示:“《我不是潘金莲》一方面保持了他小说风格中那些让人喜欢的东西。同时和相对他一些篇幅更巨大的长篇,又避免了有时难免有些过度的饶舌——饶舌过度会使叙事或说理显得有夹缠。但这部小说我一口气就读完了。所描述的现实是复杂的,但叙述却清晰,明快。在我看来,明快不是简单,而是锋利。把复杂看得清,所以明快,也因此锋利。”

    之后,七名终审评委们对年度杰出作家奖项进行投票,翟永明、刘震云进入下一轮,在随后进行的第二轮投票中,翟永明胜出。

 

金宇澄《繁花》获一致肯定

 

    获年度小说家提名的有周大新(《安魂》)、金宇澄(《繁花》)、叶广芩(《状元媒》)、鲁敏(《六人晚餐》)、严歌苓(《补玉山居》)。金宇澄的《繁花》获得了多数评委的极力肯定。

麦家说,他先读了周大新的《安魂》,再也不想看别的小说了,“他的写作深深地打动了我,也博得了我的同情心。后来读完金宇澄的小说以后,这种同情心被金宇澄瓦解了。金宇澄的确实是写得好。”随后麦家说起了个小故事,金宇澄在《上海文学》担任编辑时麦家还给他投过稿,但金没理他,“以前看过他两个短篇,没有太引起我的关注,他这个小说让我眼前一亮。在当代的小说家当中,他的写作态度让人敬畏。如今的作家没这么大的耐心面对文字这么安静。同是吃文学饭的人,说到底真正能够征服我的还是文学本身,而不是苦难,也不是一种态度。我肯定是给了金宇澄的,态度很明确。”

    帅彦也有麦家类似的阅读体验。“我认可它并不是大家都在讨论这部小说,而是它写得太丰盈了,细节表现、文字的运用,都让人很新鲜。首先,他写上海普通市民的众生相,一个市井小说,没有那种刻意营造的故事。其次,他在写法上没有西化小说的长句,而是使用短句,有中国传统笔记小说的脉络;再就是小说巧妙运用上海方言,营造浓厚的上海特色,很成功。”

    程永新给金宇澄的小说打90分,其它小说70多分。“有一个批评家说,要追溯金宇澄的传统继承性,那往上是《海上花列传》,再往上可能就是《红楼梦》。金花了六、七年时间,改了十几遍,为读者提供上海几十年的故事,建立了一个人情世故的博物馆。”谢有顺认为,“人情世故的博物馆”一说特别准确,《繁花》赓续了中国人情小说的传统,细密、绵实,叙事特色上鹤立鸡群,同时也为中国作家如何利用传统叙事资源开辟了一条道路。”

 

沈浩波获年度诗人

 

    年度诗人奖项,徐敬亚推荐沈浩波。在他看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过去毫不吝啬给了知识分子写作的诗人很多空间,比如曾颁诗人奖给臧棣、欧阳江河,“如果按照反对遮蔽,崇尚创造的宗旨,那我肯定是站在沈浩波这一边。” 徐敬亚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第三代诗人打破了朦胧诗,大家不知道诗歌应该往什么方向走的时候,沈浩波提出了下本身写作, “从中国诗歌线性发展来看,沈浩波是一个引领潮流的诗人。第二、沈浩波诗歌内部的张力、诗歌的多向性、再生性,他展现的日常生活、图景,他的诗歌经验还是很值得期待的,他还没有,甚至他也没有完全定型。这样一个看起来满嘴粗话的一个诗人,像是江湖豪杰一样的诗人,好像对社会很不负责任的诗人恰恰写下了《文楼村纪事》这样的诗歌。”

    从个人趣味来讲,谢有顺说,她更喜欢黄礼孩与沈浩波的诗歌。“每次谈到黄礼孩,因为他对诗歌活动和诗歌现场的贡献显著,往往会忽略他作为一个诗人的角色。其实他一些诗歌短章写得很好,带有非常质朴、清澈的气质。黄礼孩采用比较单纯、明亮的方式来写作,不深刻,不复杂,也因此可能缺乏冲击力,但你读多了那些复杂的诗,再读黄礼孩这种简单的诗,也是一种享受。”另外,他欣赏沈浩波身上那种直接、简单、同时又极具冲击力的诗歌。“沈浩波的意义不该被符号化,他这部诗集,有转变,也更见成熟。”

 

年度散文奖最激烈

 

    今年在提名阶段竞争最激烈的是年度散文家奖项,在终审现场投票中得票数也非常接近。

在麦家眼里,散文奖很难抉择,因为作家们各有所长,各有特点。他采取了排除法,第一个剔除李娟。“我以前没看过她的作品,这次认真读了,有点失望。她跟他们一家生活一个月,写了《羊道》、《冬牧场》,我觉得很多人都能写,甚至很多记者都能写。 ” 

    帅彦欣赏周成林的《考工记》。周成林是一个文体意识很强的作者,文字特别讲究,很简洁、准确,冷静,叙事方式拙,很平实,挑不出什么毛病。至于梁鸿的《梁庄在中国》(现更名《出梁庄记》出版),帅彦笑着称她作为学者“把记者的活给干了”。“她面对大地写作,呈现出乡村的现状,让人印象很深刻。”但帅彦也有自己的顾虑,作为年度散文家,她的文字是否会比其他的散文家更出色,她的这种写作是否会延续下去,我也在考虑。”

    阿来将选票投给梁鸿。“从取材与结构上讲,她的书好象是同时兼了前两者之长。中国的村庄。自己的村庄。初看也是写别人的命运与生活。但是那个村庄把作者和描写的对象联系在一起。于是,村人的悲欢就成了我的悲欢。村庄史也几乎就成了家族史。而背后那个“中国”,使这本书在社会学与政治学的意义上,有了更深广的观照。”

 

评论奖、新人奖

 

    在“评论家”这一奖项的评选中,程永新倾向南帆和孟繁华,他们“无疑是两个老运动员了。” 程永新认为孟繁华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个批评家,“他读了大量的作品,我和他也会有很多的交流,他始终跟随小说运行的轨迹。”

    谢有顺则对评论家的提名不太满意,他建议下次没有著作的情况下,单篇的文章也可以提名,不必要太过依赖著作。“因为把文章集起来出书,就会有好文章和不好的文章,有些评论家自己也知道是不好的文章,但是舍不得丢,就收了进来,这种不好的文章就会影响我们对它整本书的观感。”

    在年度最具潜力新人的讨论中,颜歌成了最获肯定的作家。一开始,程永新倾向在张怡微、颜歌中选择。“张怡微的长篇我是一口气读完”,据程永新介绍,张怡微是王安忆的学生,是五位写作者最年轻的。她的小说《你所不知道的夜晚》讲述了上海一个有历史性的工人新村的故事,描绘了底层区域的生活,“她写得非常富有诗意”。

    阎晶明则认为,评新人奖有两个准则,第一要考虑冲击力,第二是可持续发展。“相对而言,颜歌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努力,创作经验、作品积累相对成熟,值得大家肯定。” 同样地,麦家倾向颜歌。“这是她第四部长篇了,这个长篇让人感觉她成熟、淡定了。她的《段逸兴一家》写自己的父辈,表达得很自然,给人感觉就是一颗草对另外一棵草说话。”麦家说,回顾她以前的长篇,什么题材都写,写得像模像样。

   宝树入围新人奖提名,引起了评委们对科幻小说的讨论。程永新认为宝树跟刘慈欣的区别有点大,“读它的时候,它的语言、它的叙事,好多地方你会觉得不舒服。”帅彦同意程永新的阅读感受。“宝树的《古老的地球之歌》是类型小说,科幻小说。按照他对科幻小说的理解,好坏的评判标准就是两方面,一个是故事的铺层能力,就是故事讲得精不精彩;第二个就是科幻的创意能力,有没有能力创造出一个合逻辑的、新的幻想世界。“从这样的标准来看的话,宝树还没有创造出自己全新的宇宙空间,或者说是幻想世界。”

    谢有顺则提到,新人奖颁发给一个科幻作家蛮有意思的,但对比宝树与颜歌的小说,颜歌略胜一筹。“颜歌这部小说成熟了,她真正会讲一个他者的故事了,这对于他们这代作家而言,是一种新的面貌。”

    现场对五个单项奖进行了实名投票。第一轮投票结果是:年度小说家奖,周大新和金宇澄进入第二轮,其中金宇澄7票,周大新4票。在年度诗人奖项的投票中,沈浩波和桑克进入第二轮,其中沈浩波6票,桑克3票。年度散文家奖的第一轮竞争就非常激烈,刘亮程、梁鸿和野夫票数相同,均为4票,三人同时进入下一轮。年度评论家奖则是南帆和孟繁华进入第二轮,其中孟繁华7票,南帆5票;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的角逐在颜歌和张怡微之间展开,她们进入了第二轮,其中颜歌7票,张怡微5票。

    根据第一轮投票结果,7名终审评委进行了第二轮投票,选出了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其他五个奖项最终的得主。

 

    采写:南都记者  陈晓勤 实习生  苏嘉颖

 

 

  评论这张
 
阅读(9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