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有顺博客

 
 
 

日志

 
 

评董立勃短篇小说《杀瓜》  

2015-08-04 22:54:00|  分类: 董立勃,《杀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事背后的命运推演
                                  ——评董立勃短篇小说《杀瓜》

谢有顺

  几亩瓜田,瓜农陈草及给他平静生活带来波澜的两个买瓜人:村主任王大强和杀人犯刘红国,这是对董立勃短篇小说《杀瓜》的简单勾勒。短篇小说的写作,不比长篇小说宏大或琐细叙事可以有条不紊地慢慢铺张开来,也不比中篇小说仍然可以游刃有余地好好讲一个故事,精悍可读的短篇小说依赖于匠心设置的结构或场景、情节来做故事的推演,从而得以窥看社会一隅,还有人物的命运变幻。
  小说一开始讲述陈草的生活,卖瓜是一家人维持生计的唯一来源,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但陈草也没有什么抱怨,唯一感到内心不安的事是村主任王大强买瓜的时候总是“打白条”。与此同时,小说采用“故事套故事”的方式插入了另一个农民刘红国的叙述,因不选村长继续连任,遭到报复,最后不堪刁难屈辱,在深夜里揣刀杀了村长一家。两个农民的经历经过这一串联似乎有了一种对照感和命运相连感,由此,乡村社会生态的一角和并非个案的农民命运隐现出来。
  “故事套故事”是《杀瓜》的最大特色,这一技法在我看来有两个妙处,其一,作者能够有富余的笔墨来从容地塑造陈草这一瓜农,他老实本分,一心一意地经营自己的小买卖;勤俭质朴,晚饭就吃中午剩下的一个馒头,饿了就再吃那些不大好卖的瓜,即使吃不下了也硬撑着吃完,绝不浪费;善良悲悯,陌生人开车将瓜棚撞坏,他得到了一千块的赔偿金,在没有花钱重新搭建了瓜棚后,又觉得是坑了人家。在得知刘红国被枪毙后,烧了他丢失的一百块钱,以视对他的感恩和祭奠。但是这种种的优点并没有改善他的生活境遇,相反他性格中的隐忍,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弱点使他成为了王大强眼中“好管”的村民。作者对陈草刻画得越细致深入,那种人物的命运感也就越强烈。其二,“故事套故事”,在揭示人物命运的同时,使得人物形象与命运有了相互补充和对照,小说中的悬念和留白也有了推敲之处。读罢小说,或许会有疑问,刘红国以前是一个怎样的人?小说中只有一个场景正面写到了刘红国,即在陈草那买瓜吃瓜,从这看出他性格中的豪爽;他挑瓜的娴熟,对陈草心理的把握正也可看出他同样是一个勤劳能干,对人心有体谅的善良之人。陈草和刘红国虽性情各异,但是都不能逃脱乡村政治版图下木偶般棋子般被摆布的命运。小说结尾写到陈草终于有了行动向王大强要瓜钱,但结果怎样故事并没有说下去。而我们感觉到的是,大概是受了刘红国的“启发”,陈草的命运走向也许会与之相同吧。
  作家董立勃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写小说,在蛰伏了一二十年之后又重新提笔写作,说到前后期的风格变化时,有一点他一直在做尝试:重视“ 审美”的因素,在客观、冷静、平和地书写恶的同时,寻找温暖的事物。《杀瓜》这一短篇只是董立勃众多关注乡村的作品之一,平白如话不加修饰的语言,对农民生活的家常描述,即使对乡村干部的丑恶行径也没有大肆渲染,甚至小说中也有意添加了叙事人的话语,但是我们仍然能够从平静的叙述中强烈地感觉到那种与丑恶相比照、相抗衡的人性素朴,以及那种无言的悲剧感。或者,我们也可以说,在看似如旁观者一样的叙事下,仍然掩藏不住作者的敏锐与悲悯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12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